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平年代的博客

喜欢一个人去流浪

 
 
 

日志

 
 

[战地日记.原创]永远的十八岁(24)越军司令  

2008-03-20 21:11:59|  分类: 战地日记《永远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四)越军司令   

 

       下午13点30分,副营长总算在团部办完了事,大家上车出发。经过三转弯时,汽车吃力的爬着坡,行车速度很慢。道路周围的山坡上有很多弹坑,就象上学时老师带我们去植树造林,在岗坡上挖的树坑那么密。有几辆被炸毁的汽车,燃烧后变成堆堆锈斑斑的骨架歪斜在山坡上,汽车每转过一道弯,我都可以清楚的看见越南的小青山。

昨天我营才刚刚炮轰了小青山上的敌观察所,今天路过三转弯很顺利,敌人没有炮击。经过我连跤趾成炮阵地时,汽车停在了路边。我下车后看见黄指导员和副连长在路边站着说话,指导员向我招了个手,我走前去。他说今天有观察所9封信,让卫生员李克青跑步去拿。

自从上次我的信丢失后,连长也丢了两封信。指导员现在采取了措施,把前观人员的信放在炮弹箱里上锁。指导员说阵地上老鼠太厉害,有人看到老鼠叼着信封往山上跑,几个人才追下来。我拿了信件,装进挂包,汽车直奔县城。

晚上住在麻栗坡县政府招待所,一间房四个床位,每床每天七毛钱。听营部司机说,县城有私人开的高档旅馆,每天2元。作战部队有规定,士兵进城只准住政府招待所,安全又便宜。私人旅馆有不三不四的女,较为复杂。

   11月11日,晴天 

   早上,我用一个小时就办好了事。我和周宾在县城闲逛,中午时,吴副营长在街上找到我俩。说有三营一辆车去烈士陵园,让我俩陪他一块去,看看计伟在什么地方埋着。

我们乘车去了麻栗坡烈士陵园,陵园建在一个山坡上,象大寨的梯田一样一层层的埋满了烈士。往山上面望去,好象还在往山顶扩建。底层的平坦处,有几个大坟墓,是战斗英雄的。最左边一个大墓,是李海欣烈士的,河南临颖县人,我的河南老乡。

往上走一层,坟墓就不那么大了,每块石碑上都刻有烈士的生平。第四层,有一个大婶正坐在坟前抱着烈士墓碑在嚎声大哭,悲惨凄凉的哀嚎声令我刺心的痛。我噙着泪轻轻走过去,看一眼墓碑上的碑文,知道她来自昆明,看穿着打扮应该是富裕家庭,也或是领导。从动情的程度看,坟莹里躺的是她儿子无疑,因为只有母亲才会流露出如此大的悲伤。她的头不停的磕打着冰冷的墓碑,墓碑前的地上摆放着新鲜的水果,还有火纸、茅台酒和巧克力,这些非一般群众所能及。

   我和周宾一层层一个个的挨着找,在上边一点的地方终于找到了计伟烈士。一堆不大的黄土包,坟前插了块木板,黑漆在木板上竖着写了四个黑字:计伟烈士。名字下方横书35316部队,吴副营长说:“咱们部队回去时就把他带回去,交给他的父母,或安葬在无锡的陵园,现在只能让他暂时住在这里。计伟,我们看你来了........”

我们来的匆忙,也没有买些水果,供品一类。我们在计伟坟前站了很久,表情肃穆,我感觉很压抑,心中似有巨大悲伤想哭出来但又被睹在心里边。向山下望去,山坡上密密麻麻的坟莹。那每座坟莹都是一个年轻的士兵啊,他们的人生在这里划上了句号,永远停在了十八岁、十九岁、二十岁。在这里,用什么词汇也无法描述我们失去战友的悲伤心情。我们三人含着泪站立在计伟坟前,脱帽鞠了三躬,依依告别。 

   在右下方几层,找到了我部许松元烈士和刘晓烈士的坟墓。他俩都是电话兵,许松元是刚到战场第五天(84年7月28日)遇敌特工偷袭牺牲的,江苏兴化县人。刘晓是刚到战场八天时(84年8月1日)在偏马一间民房里护哨值班,越军的炮弹穿过房顶落在了房间里,当场牺牲,牺牲时手里还纂着一本书,他是浙江宁波人。我团到战场后一星期内牺牲了两个战友,全团官兵都很悲愤。两位战友牺性后,我团曾对数个越军军事目标进行了毁灭性打击,让敌人欠下的血债用血来还。

我们一一鞠躬后告别,走出陵园时我的心情好沉重,回望昆明来的那个大婶,有两个士兵在帮她在墓碑前烧纸钱,缕缕的白烟在墓丛中飘荡。 

   下午返回时一切顺利,途经我军炮阵地,有士兵在美化火炮工事,栽些花草苗木一类。有的路边工事上用小石仔组合成标语:“保家卫国,死而无撼”,“艰苦奋斗,其乐无穷”,“头可断、血可、国土半寸不能丢”等等激励人斗志的口号。 

   回到观察所后,我把信件发给大家,给连长交了账。一分不差,连长很高。.晚上6点至9点,双方又开始炮战。我部对敌人三个正在发射的炮阵地进行火力压制,战果不明。这段时间,越南人比较喜欢夜间打,我们只好奉陪。

    11月15日,今天观察所三个作战单位,(炮五团、32师炮团和我们炮十六团)都接到上级通知,通知说明天有一辆黑色“伏尔加”小轿车将在越南区域出现,不惜代价敲掉他!大家都在猜坐这辆车的这个人会是谁。

   11月16日,今天我营炮阵地一律坚守岗位,人不离炮炮不离人。大家精神抖擞,时刻等待命令。我们观察所今天全员值班,观察越南境内各路段。说也奇怪,越南平时最繁忙的郎鲁至朗哈公路,今天车辆极少,越军的炮阵地也静的出奇,一炮也不打。连敌人步兵阵地也看不见有人露头,更没有枪声。

中午11点时,发现有一辆吉普车飞速行驶在朗鲁公路,很快驶入隐蔽公路,朗鲁至朗哈公路只有几公里路段是暴露地段,其它路段两侧均有茂密树林遮档。

   下午3点,警报解除。营指来电话,营长说今天越军二军区新上任司令来河江前线查看,鼓舞士气,现已经返回。新官上任三把火,以后可能会有大的战斗,上级要求做好打大仗、打恶仗的思想准备。原来的二军区司令已辞职,当初刚上任时曾当着越南总理的面发誓赌咒,一定要收复老山,拿不下老山自动辞职。如今越军损兵折将,不但没拿下老山一寸土地,又丢了一些阵地,太没面子,只好辞职,再换个能人试试。

   (注:事后得知,越军二军区新司令只到河江市就不敢再往前走了,在河江军事基地接见了前线部分指挥官,发誓打嬴这场保卫战。他不敢说拿下老山这句过头话了,前任司令已成了他的镜子。

  评论这张
 
阅读(1079)|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