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平年代的博客

喜欢一个人去流浪

 
 
 

日志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重返老山(16)  

2008-03-31 16:44:25|  分类: (原创)重返老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转弯公路,战时整个路段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之下。

战时的三转弯公路,并没有这么平整,也不是水泥路面,坑坑凹凹的黄士路,布满了弹坑,路边的树木早已被炮弹炸断炸碎。山坡上的植被不知被炮弹耕翻过多少遍,远远看去,找不到碧绿的迹象,只是一片黄土高坡。

汽车行驶在这光秃秃的山路上,没有任何用来可以隐蔽的地方,这里是考验司机的生死线。夜间闭灯行驶时尚可安全,白天能见度良好时从此经过,司机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不幸被炮弹命中,死也就死了,侥幸闯过,就阿弥陀佛。

记得第一次从这里通过时,我们紧张极了,那颗激烈跳动的心脏,心速加快到几乎令人窒息的地步。在即将要过三转弯之前,连长许正楼命令司机刘志刚把车停下来,让他把车再仔细检察一次车况,并绕到车后,告诉我们翻过这个山坡,就是三转弯,可以看到越南的小青山了。一旦遭到炮击,请大家迅速疏散隐敝。我已经紧张到了极限,听到连长那紧张得有点变音的语调,还再反复交代,我本能的握紧了冲锋枪,手心和脚心似乎已开始冒汗。

驶上三转弯公路,就可以看见越南的小青山了,盘龙江弯弯曲曲的河道在峡谷底清淅可见。

王师傅的驾驶技术不错,他稳稳当当的驾驶着车辆,一点也不紧张。

1984年11月25日日记写道:“..........天黑下来时,我们返回观察所,汽车闭灯行驶,三转弯公路今天又被越军打中一辆解放牌车,我们驶过时汽车已经烧尽,只剩骨架,尚有余烟。有民工在用铁锹往路边推........”

呵,这里有人撞车了。

我的手机响起了“月亮之歌”,是那个要搭车的土兵打来的,他打着哈欠,问我现在在哪里?我说:“已到三转弯,很抱歉,没能等着你。”

他说:“对不起,大哥,我睡过头了,让你等那么久.......”

他可能昨晚喝多了,呵呵。

三转弯的急拐弯

战争期间与和平时期从这里经过,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

1984年7月18日日记写道:“在我们行进在三道弯公路时,右前车轮滑进一个弹坑,熄火了。事后刘志刚说,当时他紧张的要哭了,在这里熄火,不是要命吗?七八辆被炸毁的汽车歪倒在山坡上,他比谁都看的清楚。还好,天不绝人,当连长拔出手枪,准备喊我们下车跑步前进通过这道鬼门关时,车打着火了,一加油门,汽车嗷的一声竟然驶出弹坑。过了三道弯,汽车沿着盘龙江公路快速行驶,这时传来阵阵炮声。”

今日的三转弯之行,我发现三转弯远远不止三次转弯,有很多个弯弯。

1984年11月23日日记写道:“下午2点,我们从曼棍出发,经过三转弯时,能见度良好。路边新增不少弹坑。陈排长我俩蹲在后车厢,每人蹲一车拐角,汽车轮子每驶过一个弹坑,车厢板便会激烈地像簸箕一样把我们簸起来,我两只手死死的扣紧后车帮,浑身的肌肉随着车子的颠簸而没有节奏地震动着。我反复提醒陈排长,注意路边大深一点的弹坑和凹地,如果敌人炮击这辆汽车,迅速跳车,卧倒在弹坑里。陈排长刚到战区,显得有些紧张,他说一切听我吩咐。汽车吼叫着爬过三转弯,驶过郊址城,向麻栗坡县城驶去.......”

战时,我从三转弯经过多次,从来也没有细心数过这里到底有多少道弯。每次都是糊里糊涂的从这里去去来来。记得较清楚的是三转弯公路上和路两侧那数不清的炮弹坑,还有那每次经过时紧张的心情。

 

  评论这张
 
阅读(70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