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平年代的博客

喜欢一个人去流浪

 
 
 

日志

 
 

[原.战地日记]永远的十八岁(16-17)苏联炮弹  

2008-03-04 22:42:21|  分类: 战地日记《永远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十八岁(16)麻栗坡的月亮

   1984年9月10日晨雾 

   凌晨4点,我和炊事员栾加利早早起床,今天要去麻栗坡县城买菜。昨晚已和营部炊事班联系好,搭乘他们的车,下山时我们走后山小路。我小心拿掉小路上的几条手榴弹绊线,两人就下山了。昨夜有风,因此今晨露水不大,但雾气很浓,能见度二十米的样子。去县城不准带枪,我俩每人拿了根木拐仗。行至高炮部队阵地时,故意踏响脚步,说话大声,希望友军能识别出是自已人,防止误伤。

4点20分,在那马村东三岔路口,营部的车准时到达。我们上车,汽车一路大灯,直奔县城。 

    战时的麻栗坡县城菜市场生意兴隆。这里驻有十万大军,来买菜的多是军人,蔬菜品种很齐全,人声糟杂,来来往往。县城座落在山凹里,一周有好高的大山。上午十点多,街上就热闹了。

我去邮电局寄几封信,又到照像馆洗几张照片。那老板给了个收条,说过几天才能洗出来。这个小像馆生意不错,有很多士兵在这里照像,取照片,洗照片。临走,相馆老板和气的说,记住来取照片呀。听栾加利说,这家像馆老板人挺好,有不少士兵在此洗像、照像后,再没来取像片,有的几个月没来了,老板仍为他们保存着照片,期待着他们能回来取照片........... 虽然有些士兵可能永远不会来了。

   临近中午,街上越来越热闹了。街道两旁有很多少数民族群众蹲在路边摆卖各类水果,有香蕉、芭蕉、梨子、苹果、甘蔗等,有些水果我见过但叫不上名字。这些群众穿着民族服装,见有人近前问价,便会热情的答话,拿起水果说好吃,递着让你尝、你尝、你尝.........尝过不买也没关系,也不恼怒。我“尝”了两家,第三家吃后觉得再不买不好意思,二毛钱一公斤梨子,花六毛钱买了三公斤。

   这里的少数民族群众太善良了,他们的纯朴、热情令我感动。以前一直认为少数民族的人野蛮、凶悍,现在看来,想象和现实相差太远太远。这里的人太好了,诚实善良,热情厚道。只是这里有些偏辟贫穷,经济发展无法和江、浙地区相提并论。

路边有一排档位卖录音磁带的商贩,录音机里放着很流行、很好听的歌曲,我比较喜欢听邓丽君唱的歌。由于我们观察所的人都没有录音机,因此我只看磁带封面上的MM和歌词,顶多问问价钱并不购买。我在一家档位上看的太久,就买了十二张名信片,花了一元钱。

   在菜市场的入口,我找到了一个补鞋的摊档。这个女师傅三十来岁,浙江温州人,她来麻栗坡做这行生意有一年了。说在这里比内地生意好做一些,我的一双解放鞋修补的很满意,付钱时她说需二毛钱,看我人好,就只收一毛五。我说谢谢,她说下再来哦。

我只有这双解放鞋了,脚上穿的这双是临时借班长汪如申的,回去就要还他。我原先有三双解放鞋的,部队出发前留守了一双新的。还有一双部队驻在落水洞时连同茶缸、袜子、文具、饭碗都送人了。那时刚到前线,心里紧张极了,以为一上战场活不了几天的。当地人穷又待我们很好,就把东西都送给他们了。不是我一个人这样,很多战友当时都一样心情,把东西送给困难的群众了。

我在山上一直用铁罐头盒吃饭,筷子是随手折来的树枝。现在到战场快二个月了,早己适应战场生活,经历多次战火,见到不少尸体,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平常,不怕了,也不紧张了。今天到县城来,该买的都要购买。我们一线观察所战斗人员每天的伙食费提高到二元,吃不完的。连长把余下的伙食费分给大家(连长交待不让说出去),每月加上津贴费有70元,呵呵,真不少啊。今天我还要买双雨鞋,现在是雨季,山上雨水很多,去后山背水我们经常赤脚,我脚被扎了好几次了。

   中午在县政府招待所就餐,吃的红米饭,南瓜汤。

  下午,我们返回时在跤趾城炮阵地停留三十分钟,我同村的两个同学赵铁成、杨焕坡在炮阵地,快两个月没见面了,好亲啊,大家有说不完的话。还有几个老乡战友也都见了,我把在县城买的梨子分给大家吃,他们问我前边的情况和越南女兵长什么样子,我把自已望远镜里见到的情况告诉他们,还夸他们炮打的特准,他们听了很高兴,开罐头请我吃。哎,炮手们真不容易,打炮累死累活的,连敌人长的啥样都看不到。

    听说有我两封信,我很兴奋。战场上家书抵千金啊,我去连部账蓬找,没找到。三个空炮弹箱叠成的桌面上,放有几张过期报纸和信件,但没我的信。问了好多人,都说几天前见过,现在没注意。卫生员李克清悄悄告诉我:前天去厕所,见茅坑里有我的信封,估计信已被人当纸巾擦屁股了。我心中暗骂:他妈的,是哪个缺德的龟儿子,把老子的家书当卫生纸了! 

   天很快黑下来了,我们往观察所回返,我坐在车上心里不痛快,回想起参军走的前一个晚上,我约了邻居家女孩到村头大树下见面。那天天气又黑又冷,女孩准时赴约,距我一米站定。我告诉她,我要当兵走了,能不能送我一张照片。她说没有,转身就走。我心里凉凉的,觉得很没面子。正要离开,女孩又转回来说:“你在这等一会,别走开,我回家找找。”我喜出望外。

不大一会女孩来了,递我手心里一个小东西,害羞的说:“只有这么一张。”说完转身就跑了。

    天太黑,我们这个村子虽说早通了电,但白天有电,也不太经常,晚上11点以前从来不会有电。我划着一根火柴,火光下我看清了这张小照片:0.5寸,有8分钱邮票那么大小,人工上了彩的。我把照片放进衣兜里,心里咚咚跳,这可能就算我的初恋。到前线后,我给邻居女孩写过一封信,至今没有收到回信。

   车子在那马村停下,司机喊我下车,我才回过神来。阵地到那马这段路,今天好短啊。王国良、颜峰已带着竹娄在此等候,我们御下菜、米、粮油,分装进三个背娄,栾加利提着十盒上级分发的中秋月饼,趁着夜色,向山上走去。

   今天是农历八月十五,这个中秋节过的忙忙碌碌。大家吃上饭、吃上月饼时已是深夜九点了。远远望去,老山主峰的背面,有两顶军用账蓬里闪着两盏灯光。

今夜战场平静,天空没有星星,更看不见月亮。昆明军区慰问的月饼盒上,印有一轮精致的月亮,还配有一句不错的诗文:身披硝烟赏明月,御敌守边度佳节.中秋月饼犒将士,既祝慰问又祝捷。我吃了两个月饼,也没品出什么馅的。

  永远的十八岁(十七)苏联炮弹

   1984年9月11日,浓雾。

  早晨去后山背水,本来今天该颜峰背水的,这黑大个又耍赖。炊事员喊叫几遍没水了,我们都听见,他躺在床上装睡着,硬是不起床。这小子经常这样,有时是王国良帮他把活干了,有时是我干,都成习惯了。他是城市兵,我们不想和他一般见识,反正多干点活也累不死人。

  清泉池旁边,我们架了半片竹筒当水槽把水引向一边。雨季水流很大,50公斤容量的大塑料水壶一会就接满了。我扭紧壶盖,肩扛起往回走。露水很大,湿透了的解放鞋走路很滑,每走一步会发出唧唧响声。一百多斤的重量压在身上真不是滋味,没走一半路,我己满身是汗,转弯处不小心被树根绊了一脚,身体失衡,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装满水的大塑壶咕咕噜噜滚下山坡。这一跤摔地我眼冒金星,从地上爬起,痛的我呜呜哭起来。我不是金刚之躯,也不是英雄好汉.我疼痛,我危曲,我窝心,我想家........总之,哭一哭感觉心里舒畅。我望着浓雾缭绕的大山,知道炊事员还等着用水,于是脱掉光滑的鞋子,顺着被水壶滚过压倒的杂草去寻找水壶,十多米处,水壶被卡在两棵小树中间,再往下就是陡峭的悬崖。

   中午的时候,偏马高机阵地向越军扫射,望远镜里也没看清他们打的什么目标。观察小青山周边的越军阵地,静的看不到一个鬼影。我军的步兵阵地也没有人走动,只能看到纵横的堑壕和被炮火炸粉了的白石、残枝。

   这几天我们又观察到几个越军隐蔽炮阵地和其它一些军事目标,均已登记在案,关健时候可崔而毁之。

   虽然我战区的一些村寨,如:偏马、船头、里头寨、甘田、新寨、新新寨、南榔等己被越军的炮火炸成废墟,但每当我们上报发现越南郎鲁、郎哈、郎端、郎首或班墨等村寨有越军车辆和人员活动时,上级仍不支持我们炮击,失去了很多消灭敌人的大好时机,这一点让我想不通。但在村寨以外发现敌重要军事目标时,我们的炮火反应还是很迅速的,也是不留情的。 

  下午二点多,越军对我方盘龙江南面的甘田村下方山凹橡胶林炮击。那里距我观察所不远,目视都可以看的很清楚,除了树林什么目标也没有,顶多炸死几只蚊虫。真不知道他娘的越南人瞎打什么,但有一点令我深思,越军的第一个齐射落弹点很集中,炮弹瞬间爆炸后,自动升起一蓝一红两颗信号弹。第二个齐射爆炸后又升起两颗信号弹。做为炮兵侦察员,我明白炸点自动升起信号弹的做用:有利于观察目标炸点并及时修正目标,特别是夜间作用更大。但这个技术我军还没有掌握,大家猜测这些先进炮弹应该出自苏联人之手。

 我们对越南境内进行仔细观察,三个单位的侦察员谁也没找到刚才发射炮弹的敌炮阵地。根据落弹点的轨迹,判断可能是344高地远方的位置打来。哪里有高山档着我们的视线看不到。在老山主峰或662.6高地上的我军观察所可以观察到敌344高地后面的情况,但他们看不到这边炸点的位置,这正是越军的狡猾之处。

   下午5点多钟,电话兵严治平查线回来,提了个胶袋子,满面笑容。原来今天在天保农场遇见了他的班长吴尚斌。高兴之际还喝了酒,俩人又去盘龙江洗澡,正洗着,上游漂下来三袋子东西。打涝上岸,解开袋子一看,哈哈,可发大财了。袋子里装的尽是全新生活用品,有梳子、镜子、毛巾、香皂、牙刷、牙膏、铅笔和洗头润面的等等小玩意。有小孩衣服,还有一叠叠印着中越两国文字的粉红色宣传单。电话班长把这些东西给严治平分一半说:“两国正打仗呢,这好东西漂过去给越南人用怪可惜的。”他俩想等等多捞几袋,无耐江对岸传来炮弹爆炸声。

我向严治平要了条毛巾,还有一个小镜子。连长要了一条毛巾,一块香皂。颜峰值班听说后,东西己分完了。他丛俑严治平明天再去打捞点。

(注:事后得知,我军有一支小分队专业干这项工作。这些东西漂给越南人,用于宣传作用。我们叫它糖衣炮弹,自我感觉这些东西不如分发给前线将士或困难群众。我国已支援越南几百亿了,效果又当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115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