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平年代的博客

喜欢一个人去流浪

 
 
 

日志

 
 

(原创.战地日记)永远的十八岁(33-34)生死兄弟  

2008-05-23 10:10:48|  分类: 战地日记《永远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十八岁(33)生死兄弟

1984年12月1日,雾 。

上午,双方交战激烈。雾大看不出去,着急也没用。

9点40分,一师陈排长和32师余连长两家侦察分队顺利完成了观察所交接。听余连长说:一线步兵阵地,11军32步兵师的防务也将交给陆1军第1步兵师。

这段时间,一师陈排长他们已熟悉了这里的情况,基本适应了。我从后山背水回来,32师余连长他们几个已经下山了,是1师侦察员张爱保帮送下山的,很遗撼没能和余连长他们告个别。

上午10点20分,炮五团的三位战友打好了行装,连长许正楼要我送送他们。几个月来,我们一起并肩战斗,同生死、共患难,闯过了数次险关,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大家握手依依道别,杨排长双手抱拳,难掩心中的喜悦和轻松,连连说保重、保重、请大家保重。战友们羡慕他们凯旋的同时,也祝炮五团的战友们一路顺风。

我挑了个最重的行军包,百斤重的行李背在身上,并不觉累。我们从后山小路下山,行至高炮阵地时,大家放下行李休息一会。顾祝华去高炮阵地向老乡战友道个别,我跟他一块去了。

在高炮阵地,我意外的遇到了胡子排长手下的那个贵州老兵。我们曾在一起喝过酒,今天见面显得很亲切。贵州老兵是个侦察班长,上次从观察所和我们分手,下山后并没有去当军工。由于32师炮团在1175.4“上甘岭”高地设立的观察所遭敌人导弹偷袭,造成战斗减员。上级决定让胡子排长和小胖子他们三人去了1175.4高地做兵员补充,保障炮团侦察目标,军工的活由炮班另派。

贵州老兵说:“前几天山上又挨一百多发炮弹轰炸,越军还打了13枚导弹。有一个战友跑慢了几秒,被炸成重伤。有一天最狠,五死七伤。一个兄弟单位的侦察连长被炸成重伤,他手下两个兵轮流背着下山,走到山半腰时,为了赶时间救人就走近道,结果迷路。下山后听见越南人说话,知道走错了路。树多林密,搞不清方向,只好往最高处走。又背回山顶,爬到山顶两人都累瘫在地上。他们连长在山半腰已经断气了。休息一会后,两个兵又哭着把那位连长的遗体背着下山了。”我听了心里很难受,望他保重。我们又聊了一会,我要贵州老兵代我向小胖子和胡子排长问个好,就分手了。

听顾祝华说,高炮营这几天内也要撤下去了。他的老乡也在1175,4高地开观察所。已和炮三团侦察兵交接,炮三团也是我们炮九师的。驻地在南京,今天才知道我们炮九师所属的炮三团和炮十四团都开上来了。正在和兄弟部队进行交接。

13点30分,我和杨排长在那马村握手告别,杨排长紧握着我的手说:“兄弟,你们凯旋时,会经过昆明,到时候记着和我联系。”军车载着他们远去,我羡慕的望着,不停向他们招手,看得出杨排长他们是多么的快活、开心。

我没有马上回观察所,去找郭富乐玩,见村里那位大娘在门前凉咖啡。我在她家住过,也吃过饭,给她说话她已不记得我了。她说我们当兵的长得都一样,都一个样,分不清。问她咖啡怎么食用,她向我很费劲的讲,我也没听明白,只听出点点,可以用来冲茶喝。

在郭富乐那里,我认识了炮三师十三团的战友罗鑫。我们是同一年兵,他老家河南许昌苏桥乡人。当兵是从开封通许县叔叔那里走的。他是报话兵,刚到前线有点好奇,又有些紧张。不停地问前边的情况,郭富乐说:“有一次我去偏马查线,从步兵2号阵地抬下来俩人,前边单架上那个兵炸掉一条腿和一个胳膊。单架上一窝血,滴了一路,后边抬的那个单架盖了个单子,说是炸成两截了,头也炸碎了,很吓人。”

罗鑫听了一言不发,明显很紧张。我说:“罗鑫你别怕,富乐说的那是步兵。越南直瞄炮专打步兵,在这一带要安全地多。你记住一个事,走路的时候,先看一眼小青山,雾大时你看不见小青山,那小青山上的越南侦察兵就看不见你,你就安全。走路就不用那么惊慌。如果晴天,要上路执行任务,也注意看小青山,你能清楚的看见小青山,越南侦察兵就能看清你。要快速通过暴露地段,另一个注意的地方,就是听炮音,听见欧-------------欧---------的啸声,音拖的很长,就不用卧倒。这炮弹起码飞过去几里地了。要是听到短促嘘、嘘声,紧接着咣!咣!的爆炸声。要赶快卧倒,慢就来不及了。卧倒时别往草丛或高处卧,没用。要往低凹或弹坑里趴,走路时眼观六路,看路边有无猫耳洞或防炮洞,先有心理准备。也要注意耳听八方,但要遇上打来的冷炮,谁也没办法。”

郭富乐安慰罗鑫说:“俺刚上来的时侯也和你一样,有点怕,快紧张死了,有两个月就适应了。”

我带着罗鑫隐蔽在树林的草丛中,告诉他哪是越军344高地和小青山高地,并指给他看。然后,我和富乐、罗鑫一起去那马小商店买东西。颜峰和严治平让我帮他们买一条“春城”烟。

郭富乐说:“原来的店老板洛阳女孩已回河南老家了,这女孩的父亲在支前时不幸踩上了地雷,炸伤了身体。一家人都回老家了。现在的店老板是个二十多岁的越南女人,两国没打仗时嫁过来的,以前两国边民是相互通婚的。”在小商店,我买了一条烟后就上山了。

下午15点,越军向我里头寨炮击,有一座房子着火。以后又向偏马射击,发射炮弹约一百多发。我方炮阵地进行了还击。火箭炮部队向183高地右侧公路打了两个齐射,是打越军送弹药的军工。另外,今天我营五连向敌人打冷炮,共发射炮弹三百余发,每个目标只打一发,战果不明。

晚上,我悄悄问连长我的组织问题什么时候能考虑一下,连长的回答让我非常失望。连长说:“咱们连有一大批老同志的组织问题还没解决,目前有点困难,好好干吧。”连长说得很轻松,但我听了心里很不舒服。看来想进步也不易啊。我会好好干的,一定要为亲人争光,争取火线入党。

永远的十八岁(34)激烈战斗

1984年12月3日,雾 。

上午11点以前,能见度至那拉口。一师陈排长他们已修好了防炮工事,由于地下全是坚硬的岩石,工事有点简陋,以连长的话说:防些弹片足足有余,炮弹命中可起反作用。

我们仍然坚持两人一组值班,万一被敌人炮弹直接命中,即使死一组,还有两组人员可用。离哨位几米远的那个天然小石洞,虽然窄小了一点,但是坚固的,紧急时躲两个人足够了。

现在我们的观察所对敌人而言已不是什么秘密,数次的炮火袭击和敌特工偷袭,足以证明就象我们知道越军观察所在小青山的准确坐标一样,我们观察所的坐标也同样被敌人早已计算成射击诸元。我们几个侦察员包括连长在内,都已做好了牺牲的心理准备。到战场后,我已写好了第二封遗书,放在枕头包里。

下午,越军开始大范围的对我境内进行炮击,。我一线步兵阵地尘土飞扬,偏马、船头、马店、里头寨及三转弯一带,均遭到越军炮击。里头寨有民房起火,燃烧时间达三个多小时。几个村庄落弹最多是船头和天保,敌人炮火刚一停,就看见有士兵奔跑着往村外抬人,救护车也急急的驶向那里。敌人打的是160毫米炮弹,威力很大。船头和天保的上空,一度被浓烟遮盖。那里有两处弹药堆集所被引爆,马店地形较有利,损失不大。偏马遭炮击时,刚开始炮弹都打在村西边的慌地里,有几头水牛在慌地里吃草,听到爆炸声拼命的奔跑,由于炮弹东一发西一发,左一发右一发,几头水牛不知往哪里跑才对,来回的在那里周旋。敌人修正射击目标后,弹群落在村子里。小山旁的池塘边有物品燃烧,我营指人员无伤亡,兄弟部队和直瞄炮阵地伤亡不小 。

晚上8点20分,发现敌班墨近方有152毫米加榴炮向我方射击,约有一个营的火力。发射时闪光分四大片,共打了七个齐射。我们今晚保障全团炮阵地对这个目标进行火力压制。一营首先发射,末能压制。二营发射32发,仍未压制。三营发射,还末压制。敌人正在炮击曼棍山谷,我团指挥所就设在曼棍。团长有点恼火,电话里直接问我们连长情况,连长报告:敌炮还在发射。

连长把目标向近修正一些,炮弹在敌阵地爆炸,但敌人仍继续发射,大片大片的发射闪光和接重而来的巨烈爆炸声,让我无所适从。这时,只听得我们头顶“呜呜呜”飞过一群炮弹,声音恐怖、刺耳吓人,今天的炮弹不同往常,脸上能感到有股热浪灼人。周围的树叶子被炮弹带过的冲击波吹打得哗哗直响。我本能的猛蹲下来,又是一阵热风刮过,“呜呜呜”的呼啸声还有余音,后边不远处就传来巨烈的爆炸声,大地在震动,土石树渣横飞。刺眼的闪光下,连长铁塔似的站立不动,他边观察目标边向指挥部报告着战况。我不敢躲避,赶快站起来,用激光测距议再次校正敌炮阵地距离,向连长再次报告数据。每次数据偏差不超过正负十米,敌炮发射时闪光处和我弹点爆炸后的闪光处距离吻合。连长向指挥部自信的报告:“弹群全部覆盖目标!弹群全部覆盖目标!!..........”

我营连续发射炮弹192发,弹群将敌炮阵地闪光的区域全部覆盖,一遍又一遍,敌炮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终于彻底哑巴了。回望几十米外炮弹爆炸后正在燃烧的火焰,我已不知道什么叫怕,但危屈的泪水还是淌了下来。这是我到战场以来,第一次遇到被敌炮轰又不准躲避的情况。连长不止一次的说过:做为一名炮兵侦察员,正在保障炮群向敌人射击时,就是被敌人的炮弹炸碎,也不准离开哨位,这是战场铁的纪律!!

做为一名侦察员,连长今晚表现出的沉着、震定,令我敬佩!而对面的越军炮兵,在受到我炮火轰击下,仍在坚持向我方发射,直到阵地变成一片火海。做为军人,越军炮兵今晚的表现,同样令我对他们怀有敬意。

我团又对3个正在发射中的越军小炮阵地进行了打击,战果不明。在连长的请求下,我营对小青山上的敌观察所进行了炮火急袭。同行是冤家,来而不往非礼也!

21点,盘龙江沿线的我军炮阵地开始向敌人发射,发射炮弹的闪光,照亮了整个峡谷。也不断有敌人的炮弹在我军炮阵地上爆炸。161高地上的敌六o炮不停的往我军步兵阵地上开炮,能看到不太亮的小范围闪光。213团火箭炮每间隔30分钟就往那里打一个齐射,弹点凌空爆炸时还是那样壮观!738高地近方,敌两门直瞄炮不停的向我一线步兵阵地射击,也被我军设在老山主峰上的直瞄炮压制。

22点30分,战火渐息,零零落落还能听到枪炮声。

换班吃饭时,一路走过,到处散发着烧糊味和火药硝烟味。大家都还没吃饭,在等着我们俩个。睡觉时,我感觉浑身酸疼,好累好累。伸个懒腰,长长舒一口气。展开笔记,手持小电筒记录一天的心情。

今日又躲过一劫,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93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