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平年代的博客

喜欢一个人去流浪

 
 
 

日志

 
 

(原创.战地日记)永远的十八岁(35-36)战场奇遇  

2008-05-24 08:46:22|  分类: 战地日记《永远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十八岁(35)红米饭   

1984年12月4日,晨雾。

上午,12军36师的侦察兵上山来了。为首的是个排长,名叫徐英超,军校毕业,人长的很帅,一米八的个子,是河南商丘人。老乡相见,话就自然多些。徐排长是战前补充到12军36师的,原部队在山东烟台福山区54704部队。他向我了解了昨天敌人炮袭观察所的情况后,显得有点紧张。

我把他们一行三人安排在以前杨刚欣排长住的地方,他很感激,住这里安全,炮弹炸不到。他们搞好床位,就急着去观察所选位置。我告诉他炮十三团的侦察兵马上就到,观察所的观测位置很紧张。这么一说,徐排长赶忙将三角架支上,先抢个好位置再说。看了一师陈排长修的工事,他就火急火急的让我带他去后山选木料。这个学生官真是性急啊。

今天的战斗没有昨天激烈。

晚上7点,36师电话兵往山上架线。这个电话兵累得一身汗,浑身湿漉漉的。他头上戴着钢盔,背着一拐电话线,肩上跨着冲锋枪,枪保险开着,向我找水喝。我看他浑身湿透,挺让我心疼,就给他倒一碗水。提醒他关了枪保险。别不小心弄走火了打着自己腿,他很听话把枪保险关了。

严治平蹲在土坎上边抽烟,笑他说:“刚上来都这个熊样,怕遭特工袭击,怕踩着地雷,呵呵。你是哪个省的?”

那电话兵一口气喝了两碗水,连说谢谢。听他说老家是河南的,我很开心。让他说句河南话验验真假,他说:“俺真是河南人。”呵呵,家乡话一出口,确定是老乡无疑。一拉家常,知道他名叫刘德伟,和我一个县的老乡。真近哦,桐寨铺乡的。

他是36师炮团的,战区番号35163部队。部队原驻江苏东海,我的朋友杨东就是和他一个团的。呵呵,真是缘份。听他说杨东在给团长当警卫员,我真羡慕这家伙谋个好差事。参军前我和杨东都在建筑队帮小工,挑石灰、抬砖头,什么累活都干过。

12月5日,轻雾 。

今天连长派我和炊事员栾加利一起去县城买菜。原定早晨6点出发,凌晨3点营长打来电话,说今天雾气很小,为了避勉经过三转弯时遭敌炮击,出发时间提前。要我们4点钟在那马村路口等待五连的汽车,栾加利我俩从陡坡小路下山。

后山小道靠那马村学校附近有新来的部队驻守,刚上来的部队都比较紧张。天还不亮,他们万一分不清敌我,挨几枪不合算。

走陡坡这条路还算顺利,身穿大衣走路有点笨,摔了几跤也不碍什么事。4点10分,我们乘上五连的解放车,闭灯行驶至跤趾城,一路不停直达县城。

上午,买好物品,在县城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影片名叫<<萨拉丁>>。

中午在麻栗坡县政府招待所吃饭,红米饭,南瓜汤。米饭装在一个直径一米多宽,30多公分高的大木盆里,热气腾腾的冒着烟。

中午在食堂就餐的人很多,人来人往,有点拥挤。菜谱较丰富,有十来种,排队打菜时看见了我的老乡王志刚。他在三营部当卫生员,显得瘦很多,打了个招呼他就走了。

我们五个人坐一个方桌,有两位是麻栗坡县的两位乡长。听他俩介绍,今天是全县乡长和部分民兵营长开会,文山州也来了领导,布置民兵支前的工作。我猜想可能又有重大军事行动了,吃饭的时候,我们慢慢的吃,乡长们埋头吃饭的速度很快,以为他们有急事。看见不少乡长添饭时把饭往碗里加的很满,用木勺把饭往下按按、压压,加的尖尖一大碗。看到后我很心酸,乡长们尚切如此,群众的生活可想而知。

住落水洞时,房东夫妇和他的孩子们总是背着我们吃饭,怕让看见。他们去田间干活时,我掀开他家的锅盖,见锅里蒸了一个好大的松散玉米饼,已经吃了一少半,没有菜、没有油盐,这生活是何等的艰难,令我心酸难受。他们的生活现状,和我小时候父亲刚刚去逝后的家庭生活非常相似,贫困、艰辛而又无耐。

看到乡长们的吃相,想起我母亲说过的一件事。我父亲当兵的时候,部队人多饭少,总吃不饱肚子。父亲去打饭时先打半碗饭,吃完这半碗饭再去打一满碗,这样可以比别人多吃半碗。先打满碗的人,吃完再去打饭,锅里已经没有了。唉!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的国家还没有解决好温饱问题。

由于还有些事情没有办妥,夜宿县政府招待所,一夜无梦。

12月6日,早上买齐了所需物品,去邮局往家里寄了一百元,附信一封。这100元孝敬母亲,在像馆洗了几张照片也装信封邮回,信中告知母亲不要为我担心。看见相片她就知道我还活着,多少会给母亲带来些安慰。

下午返回时,在跤趾城我连连部,指导员把九份昆明军区分发的纪念品让我带回。又拿了三个空炮弹箱,十余块床板。炮弹箱是用来装米和面条的,山上的老鼠和松鼠老是偷吃粮食,比人吃的还多。

晚上顺利返回观察所。

 永远的十八岁(36)战场奇遇

1984年12月7日,轻雾 。

上午,敌我双方小打小闹。能见度目视可观察到654高地,但灰茫茫的。一师和36师刚开上来,正在进行试射。试射点选在小青山主峰和161高地以及183高地,这些山头的高程,地图上都有明确标识,且容易观察。这三个高地距离近,炸点的精度还说得过去。

今天的心情一直不太好,前天收到了<<中国青年>>杂志社的退稿。不知是杂志社不让登打仗的事,还是我的写作水平太臭。不同的报社和杂志社先后投过几十篇稿子,都没被采用过。想让我的稿件变成铅字真难啊,我的文化水平太低,但我还要继续写,继续投稿。投不中?我不信! 

中午时,敌人往天保农场北边的山坡上打了几十发炮弹,有不少没炸,臭弹。爆炸的也没炸到什么东西,那里是慌地,庄稼都没有。

下午,去后山背水。旱季的水流越来越小了,山上现在住有四家作战单位,总人数超过二十人。而水的流量需要一个半小时才能接满50公斤容量的胶壶。我们单位的用水量最大,已经采取了措施,用两个胶壶盛水,一壶净水做饭用,另一壶在集水池里灌装,放些消毒片,用于洗菜洗脸。

我来的不凑巧,接水的引槽已被人占了。这个兵已接了半胶壶水,正提着冲锋枪站在旁边等水。见我走来,客气地让我先接水。闲谈之中,知他昨天才上山,是一师指挥连的侦察兵,名叫刘世界,郑州市人,爸妈都在郑州卷烟厂上班。他也是84年新兵,人长的很精神,挺机灵的。

晚上,刘世界找我聊天。坐在我床上,每人坐一头,谈的很开心。刘世界说:“在砚山战前训练时,在一个大山上,有一个大岩洞,里边住有一户人家。我去讨水喝,洞里有一个老婆婆,满脸的邹纹,很老很老,腰都弯了。衣服很破旧,五颜六色补了很多层补丁。跟她说话,她也听不懂。洞内有一个小女孩,头发乱蓬蓬的,趴在石凳上写作业。靠左边的石洞壁上供有一个神坛,点着三根香,神坛上竖着一块旧的红色木板,上刻有描金竖字:‘汝南府王安大人位’。问小女孩家是哪里?小女孩摇头不知。‘汝南府’按书上记载,应是咱河南驻马店地区,古时称‘汝南’。猜想一下,可能是清朝或清朝以前王安在朝中当官,犯了王法,被发配到云南充军........王安的后代在此繁延生息,子孙代代供奉着这个牌位。”

我听了觉得很有这个可能,古代朝中大臣犯了王法或受人迫害,一般发配岭南(今广东省)或云南流放。这两个地方比较偏远,人烟稀少,交通不便。一来罚他们受罪,二来怕串连造反,祸害美好江山。其后代没有皇上恩准,不得返回中原。而皇帝在宫中有美女数千,食山珍海味,享受人生,快快乐乐,才不过问谁冤不冤。古代人愚忠实诚,即使知道更朝换代,宁可代代受罪吃苦,也要等待皇上恩准,真是悲哀之极,害苦后代子孙。在边疆重重大山之中,还不知有多少被历代君王发配、流放、充军来此的类似家庭

  评论这张
 
阅读(10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