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平年代的博客

喜欢一个人去流浪

 
 
 

日志

 
 

(原.战地日记)永远的十八岁(46)越军增兵  

2008-05-30 11:54:24|  分类: 战地日记《永远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4年元月18日

今天仍有战斗,但已不太激烈。

晚上19点至21点,那拉口一带再现战争奇观。数十门高机平射,一颗颗照明弹冉冉升起,火箭炮啸声依旧,滚滚的硝烟浪尘在照明弹的光照下浮动。虽然战争景色悦目,已不再令我陶醉,火红乱舞的枪溜弹在夜色中交织成网,隆隆的爆炸声中,不知谁又倒下。我有些烦燥,看到这弹飞光闪的战争美景,听到有人在兴致的品评,有人在上报目标,有人在呼唤炮火。而我,已没有激情,没有兴奋。麻木、机械的肢体按照连长的指令操作器材,报告数据。

换班休息时猛然想起:我该吃药了。

元月19日、20日、21日,战场平静,硝烟不再。

越军不再开炮,我军也没开炮。可能是双方都打累了,需要休息一下,也或是炮弹打光了,需要进一步补充。听一师侦察员刘世界说,近期可能要攻打洋阳、354高地及841高地。有关步兵的消息,我需从一师几个侦察员那里了解,陆军第一师现在是前线主力师,这几个侦察员和一师指挥部有专线联系。

这个行动计划如果属实的话,可真是太好了。若攻下841高地,654高地将无险可守,敌人将处于非常不利的境地。到那时我们的观察所也许会往前移,越南河江市和郎鲁、郎首等平原地区将彻底暴露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出国作战,我们的危险可能会大一些,不过也没什么,只要按规定去做,是不会有多大问题的。

这几天,地方政府给我们送来了慰问品。浙江省政府的先到,是一套不锈钢西餐用具,装在一个黑色精美的小公文包里,挺不错。我们部队有很多浙江籍兵,侦察班七个人就占五个,班长和王国良、颜峰都很高兴,他们家乡慰问的礼品,心情是不一样,有种自豪感。云南省政府的慰问品是洗刷用具,没有浙江省的高档。我们河南省政府不知有没有准备慰问品,有的话可千万别太差劲了,不能让颜峰他们笑话。严治平听别人说,安徽省政府的慰问品是一本书,且只给安徽籍的兵,这个消息让连长许正楼很没面子,严治平和连长都是安徽人。

最近的交战,越军伤亡一千多人,我军伤亡也很大。在跤趾城看病时看到公路上缓缓行进的几辆运送尸体车,我和副指导员王松山直落泪,惨状令人心碎。哪个兵都是有家有父母的,看我母亲天天在家挂念我的样子,能想象得到这些牺牲的战友爹娘在得知消息后,该是多么的痛心、伤悲。

元月23日

副指导员王松山专程来观察所看望大家,一见面,我俩就兴奋的搂抱在一起,嘻嘻哈哈的笑不停,还是老乡亲啊。连里的干部就王松山一个人来自河南,战前从军部调来下基层锻炼的。他才比我大三岁,却比我懂事得多,写得一手好文章,说话有板有眼的,显得成熟、老练,真喜欢他。

副指导员今天带来一个令人振奋的喜讯:据说我们近期要撤二线休整。

战友们听了这个还不够确切的消息,个个喜形于色。连长脸上笑得跟一朵花似的连声问:“副指导员,真的假的呀?哈哈.........”由于我连炮阵地位于跤趾城,无法看见越南境内,官兵们打炮辛苦之余,常常感叹命苦,炮弹发射出去后却看不到炸点,只能听通报,越南兵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将来回家有人问起越南兵是个什么样子?连吹牛的材料都没有。连长派我带副指导员去哨所看越南兵,我高兴的和副指导员一起去了。

元月24日

今天情况较复杂,越南郎鲁公路车辆增多,往来频繁,能看到的几个村庄和火炮阵地附近均有越军活动,176高地、177高地、183高地附近均有越南电话兵往返查线。

下午17点,183高地右侧公路,有三五成群的士兵行进,黑麻麻的一直到那端拐弯公路都是人,约有一个营的兵力,越军携带枪支弹药、背包和行军锅,敌步兵从小青山背后小路向右走进去,消失在大山背后。

在那端村小树林旁土路边,停有两辆军车,一个半小时后开走。各侦察单位都将情况上报了,上级没反应。

晚上,找刘世界聊天,36师徐排长也在。听徐排长讲,36师已做好了攻打354高地和841高地的战斗准备,师长很年轻,是上边培养出来的高级指挥人才,这次行动将大胆运用穿插战术,派一个步兵团担任穿插任务,切断敌人退路,把越军布置在一线的兵通通吃了。听了徐排长的讲述,真的很得劲,我期待着他们胜利的消息。

元月25日

清泉池的水越来越少了,已经无法满足山上二十多人的生活需要。这些天,大家一直节约用水,几个人用半盆水洗脸。再这样下去,脸都没得洗了,吃的水也会更困难。

上午,我们接到通知,全体人员清点个人装备、武器器材,听候命令准备下山。经常盼着回家,真的要离开这里时,却没有表现出兴奋神色,完全是另一种别样心情,但还是感觉到心、身无比轻松。

下午16点20分,越军开始往前沿运兵。183高地右侧公路是黑压压的人流,满卡车的越军士兵在183高地远方转弯公路下车。然后步行,以班、排为单位,分批分股,身背背包、携带武器弹药,大张旗鼓的行走在公路上。我已经是第四次向指挥部报告情况。得到的指示是:继续观察!

其它几个单位的战友们也都象我一样焦急的等待着,严密观察敌人行动的同时,期待着大炮的轰鸣和40管火箭炮的"啾啾"声。然而,路上的敌人继续在大摇大摆的开进,战场却静得出奇。

我向跤趾城方向张望,发射的炮烟仍然没有升起,也没有听到振奋人心的火箭炮呼啸声。时间就这样一秒秒一分分在焦急的期待中慢慢熬过,直到夜幕降临,夜色挡着了我们的视线。大至统计一下,这期间越军运上来约一个步兵团的兵力,撤下去约有二个营。

有人猜双方可能临时休战,唉!便宜了这些混蛋。

元月26日

早上,弟兄们都下山了,他们将临时住在那马村。根据命令,我被暂时留下来值班。上午没什么大的情况,下午越军继续增兵,约从16点30分开始,到天黑看不清那里前,路面上还一直在大批行进。徐排长说,今天敌人运上来的兵比昨天要多得多,足有一个加强团。下去人少,约有两个营。

我向营指报告几次,营长每次都说:“知道了,请继续观察!”

今天午饭在一师刘世界那里吃,晚饭在36师徐排长那里吃。我们的厨具运下山了,只能这样凑合着,兄弟部队的战友们都很热情,亲如兄弟,没把我当外人。

  评论这张
 
阅读(8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