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平年代的博客

喜欢一个人去流浪

 
 
 

日志

 
 

(原)感悟人生之九:隐于闹市里的侦察英雄  

2008-09-27 15:22:37|  分类: 情感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左为本文作者,中为余振,右为李建国

 

2008年9月23日,在河南省平顶山市,我和相别二十四年后的14军老战友余振重逢。去年,在网上通过《亲历老山之战》一书的作者李建国战友联系到余振后,我们一下子用手机通了四个多小时的电话,直到我的手机电池没电。当时可把我俩激动坏了,电话里,余振的声音激动得有点发抖,而我,早已泪流满面。以后,又通过几次电话,问候一声,或拉拉家常,激动完了,一切也就漫漫归于平淡了。

这次见面,时间虽短,但战友情,久别后的兴奋之情仍然喜形于色,溢于言表。当年在战场上分别时,也不知道留下个通信地址,心想这辈子再也见不着了,想不到通过网络又联系上了,真乃天意。

图:我和余振合影

 

24年前,我所在的部队炮九师炮十六团奉中央军委之命火速开往云南前线,做为陆一军的先头部队,84年6月30下午2点30分从无锡出发,经过五昼夜的火车输送抵达昆明,7月11日投入战斗。在长达五年的老山对越作战中,我部是唯一没有经过战前训练就直接投入战斗的炮兵团。初上战场,心情是十分紧张的。我们侦察分队占领观察所是84年7月20日上午九点左右,也是这天上午,在646高地观察所,我遇到了时任14军40师炮团侦察连副连长余振,他那年29岁,经历过79年2月的战火洗礼,又亲历了84年4.28、7.12两场大战,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

图:我们共同战斗过的老山战区646高地炮兵观察所

 

餐叙中,我问余振:“老哥,这么多年来,你没想再回老山看看吗?”

“想啊,咋不想。早些年只顾着上班瞎忙乎,内退后开了个茶叶店,一天到晚守在店里。是得回去看看,那马村有个赵老师,84年端午节上观察所给我们送去半条鱼,那条鱼好大,光鱼尾就有一尺多长,不知从哪弄来的。那么高的山,正打着仗,哎,我一直欠着她这份情。”余振感叹道。

说起清水口那三辆被炸毁的越军坦克,余振说:“万富,你文章里记述的用90发炮弹打掉敌人三辆坦克,一辆装甲运兵车不够准确。准确的说,是190发炮弹,先打90发,间隔半小时后,又打了一百发。”

李建国插话说:“打坦克那天是几号?”

余振:“时间太长了,想不起来准确日期了。”

我回答说:“我7月20号上的观察所,当时小个子贵州兵告诉我,坦克是前一天,也就是19号打的。被炸坏的坦克有一辆黑乎乎的扒在清水口161高地右侧的开阔地里,从观察所看过去,另一辆坦克的三分之二被161高地遮挡,可以看见仰起的炮塔。”

余振说:“84年部队凯旋后,我有一个月的探亲假,在家那一个月可把我忙坏了,一些单位还有学校请我去演讲。记得在鲁山县一个学校,天下着小雨,学生们把教室里的桌子搬出去,一个凳子紧靠着一个凳子坐得挤挤的,我讲了三个多小时,教室里安静得很,学生们都聚精会神的听。临别时一个老师跟我说,你讲得太精彩了,娃子们连出去撒尿的都没有,连老师们都听傻了。”

同席的《中国文学》杂志社编辑邱伟敬了一圈酒后对余振说:“老前辈,细说说你打坦克的事。”

余振说:“都是过去的事了,好多年不聊这个话题,今天万富从广东回来看我,心里高兴啊。我这个人,命运不算好,总赶不上好时候。小时侯,遇上三年自然灾害,没饿死就算不赖。读书时,赶上文革,在学校瞎胡混几年,没学到啥知识。当了兵,捞着打两场仗,年龄有点偏大,靠军事技术勉强提了干,又赶上大裁军。回到地方,军人的直性子,又不会拉关系,干部制度改革,起用年轻人,市场经济,一切向钱看,咱只能靠边站。”

美丽清秀的女服务员轻手轻脚为大家斟上茶水,立于一旁,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余振。

 

图:2008年,小青山旁的清水桥,越南境内拍摄

余振说:“打仗的时候,我的任务就是反复观察越军阵地,662.6高地、那拉口、清水桥一线是重点观察区域。紧急时,炮观可以直接为一线步兵提供炮火支援。有一天,雾气散开后,我观察到清水桥近方越军阵地前多了两个草包,以前没有,仔细看了一个多小时,判断是越军经过伪装的坦克。我把这一情况报告给指挥部后,试射了四发炮弹,偏离目标5米位,修正目标后,一个弹点直接命中目标。我在炮队镜里观察着目标,一只手拿着电话机,弹点和坦克接触爆炸后的瞬间,升起一团耀眼的火光。我立即报告说,打中了,起火了。又有几十发炮弹打过去,坦克身上的伪装已被炮火剥去,周围的青草在冒烟着火,坦克却没有燃烧起来。我心里没底,观察坦克周围动静,烟雾中没有发现越军跑动。炮火停息有三十分钟时间,我担心如果敌坦克没有炸坏,待会越军发起冲锋时,坦克炮直接打咱们的步兵阵地火力点,肯定要吃大亏,还怕它修修开着跑了。我再次请示上级对坦克进行炮火覆盖,二次打击后,坦克爆炸起火。161高地反斜面也有两辆坦克被击中燃烧,二次打击扩大了战果,师政委当即打来电话,说给我记三等功。第二天,技侦部门截获情报说,三辆坦克被炸毁,一辆装甲运兵车被炸坏,死伤越军50余人,还炸坏不少冲锋枪、手枪,三等功给我涨为二等功,炮团记集体三等功。越军是提前埋伏在那里的,大约有一个连的兵力,也活该他们倒霉。”

图:7.12大战,炮兵打光了炮弹

 

说起7.12战斗,余振说他们炮团还剩下12发炮弹时,师长急了,命令这12发炮弹留着关健时候再用,文山地区库存的炮弹几乎用完。越南人出动五个团番号的兵力,前边的人死了,后边的踩着尸体又冲上来,我军的前进观察所被越军步兵包围,侦察兵们只好拿起冲锋枪和敌人对射。三十分钟后,炮弹运上来了,才解了围。

关于这件事,几年前李建国做过考证,炮弹用光,主要责任是当时一个贵州籍机要员把运送炮弹的“特急”电报当成普通电报发了出去,发现问题严重时,又补发了一个“特急”。7.12战斗,越军布置在一线的步兵兵力远远多过中方一线兵力,越军指挥官如果胆子再大一些,趁我军炮弹短缺这功夫,来个死命大赌博,直插我军曼棍指挥所,恶战一场,我的天,7.12大战的结局不知要咋着重写。

 

9月24日清晨,我走出下榻的宾馆,一睹中国煤城的市容。平顶山市宽阔洁净的建设路,车流还不是很多,路边的苗葡里,鲜花散发出醉人的芳香。

 

宽大的建设路休闲广场,人们在悠闲地散步、唱歌、舞剑、放风挣或打太极拳。和广场相隔几百米的小街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小茶叶店,店老板长着一幅普通中国人的面孔,每天的上午8点半,他会打开小店的卷闸门,然后打扫一下店内外卫生,泡上一杯普洱茶,微笑着迎接每一位客人。在这个城市里,没有太多人关注他的茶叶店,也没有太多人关注他这个人。那么,让我告诉你,这个五十多岁的普通人,名叫余振,是一位老兵,是一位隐于闹市里的侦察英雄。

  评论这张
 
阅读(162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