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平年代的博客

喜欢一个人去流浪

 
 
 

日志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4)  

2010-08-10 20:53:54|  分类: 情感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营相聚(4)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3)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20:给连队的礼品

 

   回连队总不能空着手,拿点什么呢?烟酒肯定不行,最后和许连长商议,买30箱饮料。去年战友们相约聚会,各地的战友是有准备的,也比较丰富,在上海办企业的老战友王怡荣就备了份厚礼:30台冰箱、空调,但最后没有成行。今年比较仓促,不知道会不会临时变挂,到了无锡后才临时安排了些饮料,给新战友们降降温。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4)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铜山的三个战友李志军,蒋小杰,蒋计专是早上6点抵达无锡的,汪如申班长打来电话,他已到长兴和颜峰,王国良,强凤民,姚志杰会合,大约上午9点到达指定位置。早上8:43分,各路人马全部抵达无锡,半小时后,分别20多年后的六连部分战友,将在当年从前线归来时的凯旋门-------团大门囗团聚。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3)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21:回娘家

按早前约定,参加聚会的战友在上午9点半在团门囗集合。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3)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22:回娘家的路上

   黄才耕副连长在荣巷上车,他是连队归建后的第2任副连长,接刘玉芹副连长的班,在团副参谋长位置上转的业,按许连长的话说,黄才耕是个踏实能干又有文化修养的人。老连长许正楼任16团团参谋长时,他俩在一起共过事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3)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23:几路人马汇合在姚湾部队门囗    久别相逢甚欢

 穿港衫这个瘦子叫潘国铭,炮班战士,当年在连队是个活耀分子,有一定的艺术细胞,现在经商的同时,办有两个乐队。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3)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24:左边这个老兵叫张毅     刚到前线时放了第一枪

 

<<永远的十八岁>>第六章中有关张毅的记述【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4)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左是严治平,右为张毅

(严治平这次没来,他和老婆-起在合肥开美容店,据说,当年在前线大难不死,却没有立功,至今他心里还窝着气。)

六、7.12大捷

84年7月12日

早上八点多,连队接到上级通报:今天凌晨,越军出动一个师的兵力对我老山全线阵地发起进攻。我守军步炮协同,对来犯之敌以毁灭性打击。歼敌1400余人,敌团级以下军官失踪25人,战斗仍在继续中。

    传来这个捷报,大家无比兴奋,唯一的遗撼是我们没能和一线步兵共同战斗。 中午吃饭时,炮班战士张毅,因太紧张,不慎造成枪走火。当时吴英来副营长(江苏盐城人)和刘玉勤副连长(江苏盐城人)正站路边说话,子弹从他俩人之间飞过,打在路坎上一棵树上,钻了个洞。

连队给张毅记“严重警告”处分一次。指导员强调说:下次再发生类似情况,就让他去前沿当军工、炸碉堡、踩地雷。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4)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25:侦察班长汪如申

班长看见我了,假装没看见,我举起相机按下了快门。随即,我俩欢快的抱在-起.

 

(原创)思念我的生死兄弟

2008-06-20 13:52:31

汪如申,我的老班长

新兵入伍第一天,

感觉军营好新鲜。

一个老兵笑咪咪,

伸手帮俺把包掂。

他睡下铺我上铺,

今生从此定奇缘。

他喊口令齐步走,

正步切莫看脚尖。

吩咐打靶枪持稳,

三点要成一条线。

 

训练结束下连队,

俺到六连侦察班。

班长还是老班长,

三点红已身上添。

班里五名侦察兵,

另有两位计算员。

奉命开拔抵前线,

我和战友命相连。

一声命令去敌后,

班长机智又勇敢。

 

二十多年的往事,

有如发生在眼前。

绿色军营结此情,

人生路上心相牵。

生死兄弟情意浓,

遥祝班长永平安。

孝敬父母顾家庭,

升官发财咱莫贪。

保重保重多保重,

我的班长我的班!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4)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附图:侦察班长汪如申

<<永远的十八岁>>一文中多次提到他:

六、7.12大捷 

7月16日

团指命令,二营抽出三名侦察员配合军区侦察大队到敌后侦察。有营部马红(上海人)排长,汪如申班长和我。

接到命令我们马上动身,到山下后情况又有改变,营部侦察员吴玉才(浙江湖州人)替换我,他的越语水平较好。而原来考虑我的军事技术过硬,百米内枪法百发百中,地图定点作业也很优秀。虽然很想去敌后侦察,又不能抗命,只好又回到山上。 

    7月18日

得知班长还没动身,我和王国良去看望他。我俩找到了去敌后侦察小分队的住处,这里是靠山脚密林处的一座普通两层楼的民居,木制结构,墙体用竹木搭建,不太宽的木楼梯踩在上面发出“咚咚”的响声。二楼有些昏暗,侦察员们歪歪斜斜的躺在地铺上,靠墙放着一排微型冲锋枪。

我一上楼,班长就看到我了。他略显惊讶,站起来和我们握手,其它队员面无表情的各自想着心事。

人多说话不便,我们三人走下竹楼。班长告诉我,明天晚上出发。这几天主要强化越语口语练习和特战训练,作战任务出发前三号首长亲自传达。三号首长大家谁也没见过,从班长的说话语气和表情,看刚才房间的气氛,我感觉到他们非常紧张。

临别,班长送我俩至山道口,我们三个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班长眼含泪花,语音哽咽,说这次去可能回不来了。如果回不来,请王国良在战后务必去他家一趟,探望他母亲一次,这次去敌后最让他牵挂的就是母亲。说完,我们三个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班长又送我俩一程,才依依惜别。

是啊,中越边境埋着数不清的地雷。这次行动只有一名工兵,我祝愿战友们平安归来,祝愿班长能平安归来。战友相聚录相片头和结尾曲设计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团聚的那-刻,我们快乐着,幸福着。

左-,拿相机的是炮1班班长邱喜发,侦察班副班长姚志杰在心理上有点自卑,他总是回避镜头。

穿绿色衫的是侦察兵颜峰,虽然说话还有点结巴,但这小子命好,现在是交警大队大队长了。

带旅行帽的是作者本人,快乐和激动写满脸上。

老班长汪如申笑得最甜,这次战友相聚,他是坚定的支持者。战争,几度给他带来生命危险,战争又给他带来了荣誉和尊言,老班长是一等功获得者,现获省级劳模待遇,用“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

灰白裤子肩挂黑包的是我的同乡,炮3班班长赵铁成,曾是-个企业负责人。

右2是指挥排长屈健,这次回连队赠书《追随法治的脚步》,这是他著的第2部书,屈健现是铜陵市优秀法官,这次战友相聚,在大家泄气的时候,他出面挽救了这次活动,才没黄了。

右一,半遮面的是侦察班计算员强凤民.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3)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26:战友情深      赵铁成和汪如申的深情拥抱

<<永远的十八岁>>第十六章中有关于赵铁成的记述:

 

十六、麻栗坡的月亮

        下午,我们返回时在跤趾城炮阵地停留三十分钟。我同村的两个同学赵铁成、杨焕坡在炮阵地,快两个月没见面了,见到他们好亲啊,大家有说不完的话。还有几个一起出来当兵的老乡战友也都见了,我把在县城买的梨子分给大伙吃,他们问我前边的情况和越南女兵长什么样子,我把自已望远镜里见到的情况告诉他们,还夸他们炮打的特准,他们听了很高兴,开水果罐头请我吃。哎,炮手们真不容易,打炮累死累活的,连敌人长的啥样都看不到,他们很羡幕我在一线观察所。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3)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27:侦察班副班长姚志杰       当年全连第-美男如今脸上布满沧桑

<<永远的十八岁>>第7章中有关于姚志杰的记述:

七、老山战区 

  7月20日

早晨,有附近村里民兵牵来几匹骡马,帮着我们运送行李装备。大家高兴坏了,这让我们轻松很多。

    我们的车辆已经在山下岩头寨公路边等候,车厢蓬用伪装网包的严严密密。

大家整理好武器装备,连长说:“我们六连的观察所位于那马村旁的646高地,位置非常好,视野开阔。可以观察到越军的大部分地域,大家抓紧准备,今晚赶到观察所过夜。”

    驾驶员刘文刚(江苏铜山县人)在不停的检查车辆,电打火就反复打了十多次,都是一次就着。战场上夜间行车禁开远光灯,怕招来敌炮袭,因此两个车前小灯他仔细的试几遍。 

刘文刚报告连长:车辆检查完毕! 

    侦察班副班长姚志杰报告连长:侦察班准备完毕! 

    报话班长朱殿虎报告连长:无线电通讯设备检查完毕! 

    电话员严治平(安徽霍山县人)报告连长:有线电话检查完毕! 

    炊事员栾加利(江苏盐城市人)报告连长:炊事用品准备完毕! 

    侦察兵是炮兵的眼睛,我们这个战斗集体含连长一共十个人组成(侦察班长汪如申去敌后侦察尚未归队),是全营的先遣队。连长扫视大家一眼,手一挥:出发! 

 

    指导员、副指导员、副连长向我们挥手致意并祝一路顺风! 

    今天夜里,指导员和副连长将带领全连炮班在子夜占领跤趾城炮阵地,并需做好一切战斗准备。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4)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左为李志军     中为刘传计     右为报话员孟玉根

李志军退伍后,去学了医,现在徐州当外科医生。

  刘传计当年立了2等功,浙江省对打仗立功人员比较重视,都有不错的安排,刘传计现在是长兴公安局的领导,官比颜峰、强风民大得多,都在公安系统。

我对孟玉根的印象就深了,他在报话班,入伍前和我一样,在家乡建筑队学泥瓦匠手艺,到部队时我俩曾给连队盖了四间简易工具房,他砌墙的速度挺快。打仗时报话班3人,班长朱殿虎保障观察所,是侦察分队10成员之一。孟玉根和另一个报话员刘九斤负责保障炮阵地的无线电通讯,驻守郊址城。部队归建后,孟玉根考取了军校,后分配在61军181师任排长,在营长位置转业,现任长兴市人事局领导。

 

战友相聚录相片头和结尾曲设计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附图:后排右-是刘传计,后排右中是张毅   前排左-是赵铁成

当年炮3班立2等功的有2人,赵铁成和刘传记。河南省某些地区对参战立功的老兵不够重视,没钱送礼或没裙带关系,能安排进破单位已算不错。如今,一些当年进了破单位的参战老兵大多下岗失业,日子过得不易。没有立功受奖的战友反而经过努力打拼,日子过得稳定些。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3)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28:蒋小杰和强凤民深情拥抱

        蒋小杰是徐州兵,战时在天保农场电话唯护哨,在前线时,电话班的危险最大,我部到前线第一周就阵亡两个电话兵,天保农场又是战区遭越军炮击最多的地方,死伤很多战友,打仗时,蒋小杰也没立功,退伍后在家务农。蒋小杰这个人很实在,也很能干,种好庄稼的同时,在大庙开发区市场卖羊肉,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和那些有体面工作的战友相比,蒋小杰并不自卑,人各有各的活法,关健是幸福快乐就好。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3)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29:左一电话班长蒋计专   战时在天保农场

<<永远的十八岁>>第38章中也有蒋计专的记述

 

三十八、天保农场

1984年12月11日晴 

早上,整个战区比较安静,双方都没有打。

上午9点,奉命去天保农场砍甘蔗,和严治平一起,走小路不大一会就到了天保。在电话班长吴尚斌的住处,我们见到了几块大炮弹皮,约三十公分见方,不过不是方凌四正的,有点歪歪扭扭。是昨天越军打过来的,吴尚斌笑着说:“他妈D,这越南人没吊用了,把教练弹都用上了。这弹皮分明是教练弹弹皮,呵呵........”

电话线路维护哨共住了三个兵,电话班长吴尚斌是最高领导。他们住的房子是天保农场最西边的一排房子,紧靠着山,在山脚挖了两个大猫耳洞防炮。

吴尚斌说:“遇上越军炮击,几秒钟就能从后门钻进猫耳洞。”

严治平开玩笑说:“睡着了呢?你们三个要是都睡的给死了一样,不是吊了。”

吴尚斌听了哈哈笑着说:“到战场上来,还真比平时机灵了呢。这蒋纪专(江苏铜山人)吧,在无锡时,连里搞紧急集合训练,哨子嘟嘟嘟嘟地响,这小子睡地跟猪一样香。他妈D老拖班里后腿,让电话班评不上先进。自从到了前线,不管白天还是夜晚,听见炮弹声呜呜呜响,他小子比我老人家跑的还快,呵呵........他妈D........哈哈哈........”大家说笑着,时间过地很快。临近中午,吴尚斌去天保农场小商店买几瓶酒回来,又开了几盒红烧牛肉罐头招待我俩。

下午3点,我们来到甘蔗地。甘蔗是天保农场种的,由于打仗也没人管理了。甘蔗吃着很甜,不太粗,就象我家乡的高粮杆般粗细,不需用刀砍,手拉着甘蔗的上半部,用力-拉,咔嚓一声就从根部折了。去掉上稍,只要中下部,不一会就搞了两捆。严治平说,刚才看见甘蔗地里边有几个新炮弹坑。这里也不是安全的地方,我俩没敢久留,就各扛-捆甘蔗,抄林中小路返回了。【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4)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左为本文作者,中为吴加和,右为陈以杰。

快乐着我们的快乐,幸福着我们的幸福,人生有此经历,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3)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30:炮班战友吴加和    我新兵连时的同班战友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4)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姚万富:“记得那块上海表吗?”。吴加和:“咋不记得。”站在右边的陈以杰没听董我们说的是啥意思。

 

   吴加和是城市兵,家庭条件优越,新兵连时周伟我们3个玩得很好。记得我和吴加和都睡上铺,两个床靠在一起,他习惯吃零食。我是农村兵,当兵走时,母亲只给我10元大团结,只好省着用,基本不买零食,连队的伙食感觉很好了。

   还记得吴加和说起过他父亲在-家单位上班,当兵走他父亲给他70元零用钱,私下里他母亲又给他30元。大概是新兵连的第3个月,吴加和的父亲去上海出差顺事买了块上海表寄到部队,晚上就寝后,吴加和趴在被窝里-圈圈的给手表上劲,他得意的低声告诉我:“正宗上海货,19钻的,73块,还有发票”。我很羡慕,让他递过来,我也带在手碗上试试,呈亮的手表带美极了。我小声说:“等我有钱了,也托你爸帮我买-块”。吴加和:“那还不是小意思”,但没几天,吴加和悄悄告诉我,他的零花钱用光了,想把手表让给我。

    连队里70多个人,除了当官的,有手表的兵没几个,我就答应了。这事,我往家里写信告诉了大哥,大哥真的给我寄了70元。这块上海牌手表买过来后,我一直带在身边,伴我度过了在云南前线的3百多个日夜,我在《永远的十/\岁》-文中的时间记录,就是看着那块表记下来的。可惜的是,1988年我不甚弄丢了这块上海表。那个年代,上海牌手表是身份的象征,很难买到,-般人能带个宝石花牌手表已经不错了。

 

<<永远的十八岁>>第3节中有记述:

三、战前准备

连队规定,所有参战人员必须写一封遗书或录制一盘录音带放在储藏室的个人提包内,一旦在战斗中牺牲,其亲属来队时好有个交代。虽然军长说祝愿同志们一个不少的胜利归来,但祝愿归祝愿,战争必有伤亡!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连部有台录音机,每人可留三分钟遗言,需排队。有个兵才刚说了两句话,旁边的人却先哭了。我不想等,干脆自己写吧:

妈妈、哥嫂、姐姐:

你们好!部队马上要开赴前线了。写下这封信,放进大哥给我买的这个提包里。一件棉衣给妈穿,棉裤给二哥留着,一双新的解放鞋(鞋里有25元)给大哥大嫂留着,我穿走一双旧的就中了。一件的确良军上衣给三哥留着,姐呀,你别伤心,弟没有东西给你了。我当兵时间太短,发的衣服少。另外,我在太湖边捡了一盒小石头,光溜溜的,拿回去给我两个侄女红沛、红霞抓仔玩。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牺牲了。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哥嫂、姐,我走了。咱伯(爸)死的早,妈吃苦太多,千万别让她伤心,咱妈就交给你们了。

听老兵说,战士如果牺牲,国家会补给500元。这五百元钱妈留100,大哥100,二哥100,三哥100,姐100,就写这些了。

妈,昨晚我睡不着。自个到山上向着北方咱家的方向跪下给您叩了十八个头。我今年十八岁,一年磕一个头,报娘的养育之恩。

另:这块上海手表表带上有指北针,汪班长说到战场上有用,我也喜欢,俺带上走了。

儿跪,再叩头。

公元1984年6月29日,小九遗言

连队的储藏室已有不少人在往自已提包里放遗书,我把遗书放进从老家带来的提包里边的上方。假如我真的回不来,家人打开拉练,就能看到。放完这封遗书,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原创】永远的十八岁之:军营相聚(4)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图中穿绿衣服者是颜峰

<<永远的十八岁>>第-个章节中有颜峰的介绍

一、应征入伍

短短几个月的军营生活,让我感受到部队大家庭的温暖和官兵之间的友爱。军事训练中,大家都力争上游。在班长的带动下,我发现自已在这来自五湖四海的军营里,智商竟不比任何人差,军事教材过目不忘,训练也都得心应手。在连队进行的实弹射击中,我获得总分第一名。在全师军事技术大比武中又获得侦察兵分队第一名。班里的另外两名侦察员王国良、颜峰分别获得第二和第三名。班长汪如申我们四个的照片和事迹还上了军报头版,我记得报纸上用的标题是“强将手下无弱兵”。

半年后,部队接到开赴老山前线作战的命令。炮九师配合一军指挥,开始了长达一年的老山防御作战。我和我的战友们一起战斗在老山战区那马646高地前沿观察所,接受战火的洗礼。

  评论这张
 
阅读(113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