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平年代的博客

喜欢一个人去流浪

 
 
 

日志

 
 

【原创】岭南纪事(三): 一张巨额存款单  

2014-03-20 21:20:22|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岭南纪事(三):  一张巨额存款单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这是在深圳时的事了,时间是九十年代中期。

我那时初入古董这个行业,对什么都不懂,背个包,按老古董商们的指点,在东门老街闹市摆个地摊儿。城管来了,别人跑,咱兜了东西也跑,不比别人慢。有时,城管并没有来,不定谁一惊,提了摊跑,大家蝴蝶效应轰的一下也都跟着跑,发现没事,再回头骂“是谁TMD犯神经先跑?自已吓自己”,也没人应声,嘴里抱怨着的人手却不敢停赶快各自重新摆上,怕慢了没位。

深圳老街的古董走鬼摊,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无非是青花瓶,铜观音,小铜钱,银元,民国老票什么的,再放些老玉,玛瑙片等小玩意儿,经常不发市。久了,常会听说,谁谁遇了个老华侨,赚了不少钱。谁谁又发了财,回老家盖房子去了。常常会有这些小道消息在老乡之间传播,听得心里痒痒的热血沸腾,偶尔也会出现幻想,遇到个阔气的大老板,一下子卖个百二八十万,衣锦返乡。

九十年代在深圳卖古董的,多半是河南人,这河南人中,十有八九是唐河人,从唐河出来卖古董的,多数和大河屯车厢店人有些联系,唐河卖古董的始祖是车厢店人,那老兄起初在广州带河路跟着他老表拉板车,见卖玉赚钱就进点货摆摊试试,发现卖玉比拉板车可赚得多了去了,一两年下来没少挣,回老家时戴着手表穿着黑皮鞋别说有多阔气了,更让村里人扎眼的是人家噌噌建了两层崭新小楼,盖完楼钱还没用完又买了辆摩托车。族家的几个小兄弟见哥哥发了财,前拥后追的缠着要一起来广州闯世界。最早带出来那些人,大家酒场盟誓,不准往外走露消息,后来兜不住了,就这样亲戚带亲戚发展到今天本县近万人做这个行业。

闲话少说,咱书归正传,说说巨额存款单的事。

在深圳东门中路繁华地段,有个江南酒店,我经常起得比鸡早,去酒店门外摆摊,因为住酒店的一般是有钱人,遇到喜欢古玩的港台老板,赚大钱的机会会多些。人家有钱,大老板嘛不再乎,指缝里随便露点,都够咱吃几年了。

有天早上刚摆上摊,从酒店走出来一个老板,五六十岁的样子,一米八、九的个头,一身名牌,皮鞋亮得能照出人影,手里拿个大哥大,大哥大上的绿色指示灯一闪一闪的好阔气。和老板并肩走出来的,是一个高挑妙龄绝色美女,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漂亮有气质的女人,忍不住多看了她好几眼,美女手里拿住个小手机,一袭金丝绒锈花红旗袍,显得很尊贵还略微带点傲气。见他俩从酒店出来,我赶紧提提精神,生怕漏了大鱼,MD起这么早摆摊还真有点瞌睡。

也许是缘份,走到我摊跟前,还没等我打招呼,老板就盯上了我摊上的一个三开式古董观音盒,他蹲下来把观音盒拿到手上左看右看,喜欢得不得了。问多钱?我说三百。他说:“我买了,先放起来,等会我来拿,这会去办点事,马上回来。”

我点头连连说好,心里可乐着呢,忙用报纸包好小心放包里,目送他俩远去。

约20分钟,他们回来了,愿来他俩是去吃早餐,前边路囗有卖小笼包子甜豆浆的。老板很爽快的付了三张崭新百元大钞,我不失时机的凑上去说家里有好货要么?老板说下午有空去看吧,给我留了个手机号,知道他姓孙,山东青岛人。

第一次到我租住的铁皮屋看货,老板一个人来的,让他看了我的藏品白玉观音、青铜剑、三彩马还有两件元青花共计五件货。为了表示尊敬,我称他孙叔。

孙叔问:“小姚,这些宝贝你要多钱?”

我说:“孙叔,你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这几件古董,你能看上,是我的福气,你看着给吧。”

孙叔说,我给你一百万。

我以为自已听错了,也或是孙叔一时高兴囗误了,我吃惊的看着他,他说,你不信?我在这办点事,钱15天到账,先给你一千块钱定金,就这样定了!说着话从裤兜里拿出一千块钱递给我。

送孙叔下楼,他再三叮嘱我,半月内别出远门,让我等他消息。

送走孙叔,我在想,他是干什么的?大官?大老板?怎么这么有钱?钱太多花不完是吗?还是我大运来临,遇上了财神爷?几件小古玩,他一开口就给100万,这是真的吗?不管结果如何,我还是喑自窃喜,去熟肉档称了两斤红烧猪头肉,又买了瓶北京二锅头,关上门痛饮。内心里,再三提醒自已,要淡定,要保密,江南酒店门口不能再去摆摊,勉得暴露行综,那些同行老乡们眼可贼精着呢,等我拿到钱,让他们去猜吧。

半个月过得很快,也很是令人煎熬,盼着尽早能拿到钱。等消息这几天,我买些水果去江南酒店给孙叔送去,也顺事打探一下消息。孙叔住在江南酒店三楼,他和随从包了六个套间,因为时常有政要、亲朋来访,住在酒店。这期间我认识了孙叔的朋友高明。高明也是青岛人,在青岛崂山度假区开有酒楼,他家和中央台著名主持人倪萍的家隔壁邻居。从高明这里我得到不少信息,孙叔的父亲,是国军的一个中将,当年败走台湾时,孙叔的母亲因故留在了大陆,将军给他们母子留下的家当中,有一张九千万美元的存款单,存款日期是1946年腊月,美国花旗银行新加坡分行。孙叔委托了深圳律师事务所的大律师何先生当代理人,和新加坡方面已有多次接触,新加坡方面经多方查证承认有这笔钱,并承诺可以依法支付本息。

这些消息让我兴奋不已。

然而,半月过去了,孙叔说还有些手续得办,可能还得两月。又等了两月,事情还没着落。在孙叔的房间,我看见一张清单,是孙叔的字:

水妹300万

高明300万

刘局100万

山妹100万

小姚100万

小孙100万

……

长长的名单上有我的名字,让我心生感激。高明告诉我:“水妹是江西九江人,车模,遇见孙哥后好上了,孙哥答应事成后娶她,再给她300万让她回江西离婚,水妹结婚时间不长,还没有小孩。”

半年后,孙叔走了,高明也走了,那个美丽的名叫水妹的江西女人也没了踪影。我去江南酒店打听过,经理说酒店要装修,让他们搬走了,已经四个月没交房钱了,酒店生意本来不好。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九江水妹》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