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平年代的博客

喜欢一个人去流浪

 
 
 

日志

 
 

【原创】岭南纪事(四): 九江水妹  

2014-03-28 00:08:25|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岭南纪事(四): 九江水妹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孙叔走了,电话也打不通,好像换号了,高明的手机拔通了却总不接。时不时的我会想起这件事,想起曾给我带来希望的这桩美事,还有故事中的人。

孙叔的不辞而别,让我的发财梦瞬间破灭了,可日子还得过。深圳是一个可以出奇迹的地方,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有希望。

香港回归前夕,深圳特区开始治安大扫荡,为什么不用“治理” 而是用“大扫荡” 这个词?看过抗日影视剧的人都会记得,日本鬼子对根据地大扫荡时枪声阵阵,狼烟滚滚,老百姓拖儿带口四处惊恐逃命的镜头,所以用“大扫荡” 这个词形容深圳当时抓人的情景特别贴切。他们能拖网式的24小时不停抓人,不论你是街上还是在家里,便衣们随时会出现在你的眼前,他们就像一群猎人,肆无忌谈的在野地里逮羊,逮一只装上车再去围猎下一只,有时一次能逮几个或逮一群,小羊们只能惊恐的四处逃命,无法反抗,也反抗不了,最终也难逃猎人们的手心。

海娃是早晨六点等公交车时被抓走的,他背了个包想乘车去福田卖鞋,被两个便衣问话后拧着胳膊装上了厢式警车,海娃大声喊“我是退伍军人,我是党员,我有退伍证” 根本无际于事,你是谁这会也没用,无暂住证、无正式工作、无固定住所,就是“三无” 人员,就是治安隐患,就得抓。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身份证在这里不顶用,这里是特区。

很多小区半夜被突然包围,警灯闪烁的黑夜令人胆寒,脚步声、敲门声四起,然后是女人的尖叫声。一个卖水果的潮州女人半夜查到没暂住证,她背着四个月大的儿子,手牵着三岁的女儿被抓上警车,三天后被老乡从收容站赎出来,一直哭,大人和两个小孩都被罚了款。

那年月,“收容遣送” 制度太黑、太狠,几乎到了灭绝人性的地步。罚款是按人头算的,只要还会出气,就得交罚款,除非是孕妇还没生出来才会按一个人头算。

外来人员在“收容遣送” 制度下被“执法者” 们抓了放放了抓,像牲囗一样被卖来卖去,成了利益集团的印钞机。

遇到抓人,我有时躲楼顶,有时钻床下,但还是被抓走过几次,关进银湖收容转运站里裹着稻草栅子,蹲在墙角任由成群的蚊子嗡嗡叫着叮咬。

说实话,我这辈子死都不怕,就TM怕罚款,一抓住就罚钱,摆摊被抓,属乱摆卖,货没收,人进收容站,罚金500元。在家睡觉,遇查房,没暂住证,算三无,抓走还罚。在街上走路被查,说不出在哪上班,算三无人员也要被抓,还罚。我不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我得养老人,还得养老婆孩子,所以怕被抓,内心一直惧怕他们,那时看到厢式开个小窗囗的警车和黑盖城管车腿都会不由发抖。

你习惯了被抓,你就习惯了深圳。很多人不想受辱,选择了离开。

不少小商小贩搬到了关外。关内天天抓人,挣的钱供不上交罚款,无奈之下我也暂时离开东门,在福田区上梅林租了间房安顿下来。我打听了,那里稍微松些,起码晚上可以摆摊,挣点生活费没有问题。

在上梅林,我几乎忘记孙叔时,却意外遇上了孙叔的相好水妹。水妹姓什么我一直没问过,只知道她是九江人,是我一生当中遇到的第一个美艳女人。

那天晚上,在上梅林街上摆摊,看到从黑胡同囗冒出来个穿浅色黄睡衣的女人,头发蓬乱,穿双不太合脚明显小很多的粉红色拖鞋一歪一扭的走过来,看了她很久,感觉这女人好面熟却怎么也记不起在哪里见过。女人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背对着我和另一个女子聊天,聊着聊着,另一个女子笑着朝我走来:“嗨!卖古董的,还记得我吗?”路灯有些昏暗,想了半天还是她提醒:“你忘了?在江南酒店,青岛老孙……”我一下子想起来了,一阵惊喜:“你是水妹的二姐山妹吧,真是缘份,你怎么会在这里?”真没想到,这么久了会在这个场合这种方式相遇。说话间,水妹也笑嘻嘻的靠了过来,水妹已没以前那么高傲,倒是像一个逃难落魄的公主,一脸的疲倦但仍不失美丽,我的出现,显然也让她惊喜万分。

在江南酒店,我见过山妹几次,起初以为是酒店的服务员,长得白净漂亮,总是面带微笑,说话声音也甜,一笑脸上就显两个小酒窝,后来听高明说是水妹的二姐,刚从江西老家来。高明说孙叔对山妹也好,说过事办成后把她两姊妹都接青岛一起生活。

水妹想从我这里知道孙叔的最新情况,我说他走后就没联系上过,水妹说不信。我说,真的,骗你是小狗。水妹就信了。

水妹说,三个月前,她去了趟青岛,老孙这人是个好人,很讲义气,在酒店开了个房,她在那里住了两个多月,青岛好玩的地方都去过了。

“见高明了吗?”我问。

“见了,为老孙的事,高明跑前跑后没少帮忙,前期花的钱大部分是高明筹来的,高有个情人,长得可漂亮,在医院当护士,存有三万块钱也被高明借来给老孙用了,我住那里期间,那女人天天找高明要那三万块钱,高明说‘你这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天天为这鸡毛蒜皮事烦人,事成后给你三十万,’她情人说‘办不成咋办?会不会把我的钱瞎了,我这么多年就存那点。’高明只是笑。”

“水妹,孙叔的事你看到底能办成不能?”我这么一问,水妹和山妹相互对视了一下,水妹说:“上次老孙让我去青岛,就是广州一个人愿意出1000万,把存折买下来,事成后再补4000万给老孙。老孙也同意了,那人坐飞机到青岛面谈,没谈成。广州那人出的1000万不是现金,只是房产抵压,如果办不成收回房产,老孙不干了”。

到底有没有存款折?

水妹说:“老孙的存款折我见过,他花一万八买了个保险柜,请四个男的抬到江南酒店。存单上9000万美元数额也不假,折子也是真的,装在一个旧樟木盒里,就是钱很难取出来,他爸存的,没有密码,只能他爸本人去取,人死好多年了,他爸在台湾那边还有大老婆二老婆生的孩子,她妈还不是明媒正娶,让那边人知道了,继承权也是个问题。”


第二天中午,山妹去了我的住处,闲聊中她告诉我:“说实话,去青岛我也去了,老孙这人够意思,好吃好喝的招待,临走又给水妹5万块钱。回到九江,我妹这人太傻,我都没法说,她不听我的,她把那5万块钱全交给了他老公,他老公在我们县城,是个吃喝嫖赌那种混混,我妹这么好,他外面还有女人,也不是一个。按我妹的长像,你看到的,要模样有模样,要文化有文化,有钱的老板一大堆追,她贱,不听话,谁的话也听不进,鬼迷心巧,偏偏喜欢那个无赖,把我爸妈气得呀没法说,这不,结婚快二年了,他俩不想那么早要小孩,现在还没孩子,她老公待她也不好,喝醉酒就打她,这次出来有七八天了,走时你知道他老公怎么说,当着我的面说我妹,‘给老子挣20万回来,挣不到钱别回来。’是人吗?吃软饭,把自己老婆往外赶。”

“水妹不是做过模特吗?”

“她啥都做过,都做不长久,给好几个老板做过秘书,长得太漂亮,招眼,每次做不了二三个月就被老板娘抓脸轰走。”

山妹在我面前总不说水妹的好话,让我怀疑她俩是否真的亲姊妹,后来我才发现山妹和水妹之间的纠结源于青岛之行,孙叔给水妹钱时说的是“你们拿上路上用吧”, 山妹觉得这钱也该有自己的份,但水妹却把那5万钱都给了老公,山妹为此一直不爽。

在上梅林期间,山妹和水妹曾想做点小生意,经过一番考察,最终还是放弃了。那时的深圳,做小生意摆摊的,能被城管大队那帮活阎王扒皮抽筋。

水妹让我帮忙给她找个工作,我托老乡把水妹介绍到河南外贸餐厅做服务员,薪水每月1000元,上班那天水妹开心的对我说“姚哥,水妹的新生活,从此开始了”, 在的士车上,可能是心情极好,调皮的水妹搬过我的头在我脸一个香吻,看得司机一脸坏笑,快把我幸福死了,本来和大美女挨着坐身体早就有了反应。

只是可惜,水妹只上一天班,第二天上午餐厅经理打电话过来,我才知道水妹不辞而别了。

山妹去中介公司也找到一份工作,替人发广告,每天70元。

后来,山妹告诉我,水妹在餐厅上班那天下午,一个开宝马的老总递给水妹一张名片,说在那里当服务员太屈才了,如果水妹愿意,那老总愿出10倍的薪酬,请水妹去他公司上班。

欲知水妹行踪,且看下集,岭南纪事(五):《红颜会所》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