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平年代的博客

喜欢一个人去流浪

 
 
 

日志

 
 

【原创】岭南纪事(十一):苦命少年  

2014-05-01 12:16:51|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岭南纪事(十一):苦命少年 - 和平年代 - 和平年代的博客

 

今天讲述这个故事,我心中还在隐隐作痛。

事情已经过去17年,我一直把此事压在心底,从未向别人提起,每当我路过红绿灯路口,看到停下的车流等待绿灯,就会想起他————那个不满七岁,却做了两年乞丐的少年。

记得家乡有句颜语:“能叫生坏人,别叫生坏命”。意思是说,生下来长得丑没关系,生下来即使少个胳膊差条腿也没关系,只要有父母,有爷爷奶奶、有外公外婆、姑姑姨妈关爱,照样受不了罪。如果命不好,那可就不好说了。

话说在深圳南国夜市摆档的那段时间,是我最穷困潦倒的日子,没有生意,交不上房租,房东老是威胁着再不交房钱就要断水断电,借老家亲戚的钱人家催着要还,真是嗓子都急得冒烟。

为节约费用,爱人每天下午六点半就去菜市场等候,因为七点市场关门前可以捡些青菜,当时的东门市场有条规定,不卖隔夜菜,到点卖不完的都丢下不要了,买不起菜的人就可以捡,反正倒掉也是倒掉。因为老是去捡菜,我爱人认识了程嫂的朋友白菊花。白菊花那时住向西村,从老家带了11个儿童,六男五女,这些还不懂事的孩子大部分是孤儿,个别是因家里太穷让她带出来挣钱,她包孩子们吃住,每年给孩子家里1000至1500元。

每天去市场捡菜,白菊花都要捡两大蛇皮袋菜,白菜、萝卜、大葱、猪杂、鸡肝应有尽有,她在深圳久了,市场里的菜贩都跟她熟,送给她菜的同时,也送给她小孩子们穿的衣物、鞋袜什么的,白菊花谢谢别人的同时也抱怨这帮孩子吃哩太多养不起。

有一天晚上,我在夜市守摊,一个小男孩给我送来一兜熟鸡肝,他说,阿姨在市场捡菜还没回来,她怕你饿让我把这些鸡肝先拿回来给你吃。他补充了一句,是干净的。

他说他叫尚路,纯正的河南话,红扑扑的小脸蛋一笑露颗小虎牙十分可爱。我想起来了,路口等红绿灯的车流一停,三四个小男孩穿梭在马路上,给小汽车用衣袖擦车窗讨要赏钱的,其中就有他。

有关尚路的情况,是程嫂告诉我的:

尚家,是很早以前从关东迁过来的,小路他爷那一代,老弟兄三个,老大跟日本人打过仗,伤过一条胳膊,听说战场上被日本人用大洋刀砍下来的,天天滴溜着一支胳膊,回来后成天疯疯颠颠的,有年冬天,河里结冰,踩烂冰凌掉水里淹死了。尚家老二也是打仗死的,抗美援朝,他们那村,去了四个,回来一个,在部队上升官一个,这俩,都死了。小路的爷,娶的是邓州的女人,成家后只生了一个孩子,就小路他爸一个。小路这孩子人很聪明,命苦。他妈还怀着她时,爷奶死了,都是得病,一个年头,一个年尾。这孩子不吉祥,刚满周岁,他爸妈因为点小事生气,他妈喝了农药,没抢救过来。三岁,他爸去煤窑挖煤,瓦斯爆炸,矿是私人的小煤矿,连老板都死里边了,一分钱没赔。白菊花心好,把他带出来,多少挣点钱,在家谁管他?

在马路中间给汽车擦窗子,是个很危险的活,常被交警抓到,因为是小孩,教育几句也就算了。白菊花租15平米的房子,高低床,上铺睡五个孩子,白菊花和老公睡下铺,另六个孩子睡床下,床腿加高四个砖。小男孩们的任务,除了在马路上擦车要钱外,也在人行道上向路人讨要,不给就抱腿。小女孩则文明些,看到一男一女就上前送枝花,通常恋爱中的男女会相视一笑,掏出十元。孩子们挣到钱,第一时间要把钱交给白菊花或者白菊花的老公。我问过尚路,“你一天最多要过多少钱?”他说一个外国人一次给过他六百块钱,晚饭白菊花给他煮了一个鸡蛋当奖励。

“要到钱你自己不会藏点?别都交给她。”

“那会挨打。”

“想家吗?”

“不想。”

“你给我做儿子好吗?我不打你,我供你上学……”

“不行。”小路摇摇头,转身跑了。

在这十一个孩子中,小路最勤快,讨要的钱最多,因此吃到的鸡蛋最多。跟着白菊花在深圳两年,他说只挨过三次打。有段时间,小路腿上缠着绷带,胳膊窝拄着拐仗在行人道上向路人乞讨,以为又是白菊花给孩子的道具,我爱人说是真的,听白菊花说已经花了一千多元了,巡警开着摩托车抓这些小孩,小路翻栏杆跑时摔断了腿,巡警到跟前看看,转身就走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傍晚,国际贸易大厦路口,交通柱上的红绿灯交替闪烁着,一个腿缠绷带、柱着拐仗早被雨水淋透的小男孩,手里拿个不锈钢碗隔着车窗向车内的老板点头哈腰,一个女士摇下车窗,递出来一张50元人民币,男孩接过,连连的点头鞠躬致谢。黄灯闪烁,绿灯亮了,车流滚滚向前。一部车熄了火,后边的车鸣喇叭,一辆路虎,把车方向打过来,猛冲过去,一个弱小的生命被卷在车轮下。

在红十字会医院的太平间里,小男孩停止了呼吸,但眼睛还在睁着,小手里紧攒着一张血绿色的50元纸币,腿上缠的白绷带血肉模糊,医生说他不是被一辆车碾过,奇怪的是,我爱人几天前送他的一个辟邪用的小桃核仍在,连同那条红线还系在他的脖胫上没弄丢。

 

谨以此文纪念那个名叫尚路的苦命孩子,五一劳动节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